首頁 / 文章發布 / 君合法評 / 君合法評詳情

實質合并重整的法律要件

2019.08.29 趙敏 徐念祖

一、關聯企業合并破產模式


關聯企業的合并破產程序可以分為實質合并、程序合并以及程序協調三種模式



程序合并模式

  • 當兩個以上的債務人提起不同的破產申請時,法院受理后將多個案件的審理程序進行合并。

  • 合并審理中,每個債務人的財產是區分開來的,并且,合并審理案件的各債權人只能從各自的債務人財產中獲得清償。


實際合并模式

  • 將多個法人人格混同的關聯企業視為一個單一企業,在統一財產分配與債務清償的基礎上進行破產程序。

  • 多個企業的實質合并重整程序中,各企業的法人人格不再獨立。


協調審理模式

  • 多個關聯企業成員均存在破產原因但不符合實質合并條件的,法院可根據相關主體的申請對多個破產程序進行協調審理。

  • 協調審理不對關聯企業成員的財產進行合并,各個程序保持獨立。但各關聯方之間不當利用關聯關系形成的債權,應當劣后于普通債權。


二、實質合并重整的現實意義


關聯企業破產重整可能產生與單體企業不同的新問題


關聯企業分別重整可能無法避免重整欺詐行為。關聯企業間之間可能會存在不正當經營乃至集團內部違法利益輸送,在此情況下,若關聯企業各自進入破產重整程序,最終將會導致關聯企業債權人的整體利益受損; 


關聯企業分別重整可能影響重整程序的推進。鑒于關聯企業間的資產、債權債務、人事管理等方面均高度混同,加之復雜的關聯關系與可能的不當交易,若其各自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將使資產區分、債權確認等重整工作增加困難; 


關聯企業分別重整可能影響企業營運價值的提高。由于各關聯企業的生產經營相互交叉,已經形成整體性的經營實體,這使得關聯企業的分別重整往往因經營體系不完整、企業單體經營效益低下而無法實現重整價值。


三、實質合并重整的法律依據


公司法

《公司法》第20條第3款的規定:“公司股東濫用公司法人獨立地位和股東有限責任,逃避債務,嚴重損害公司債權人利益的,應當對公司債務承擔連帶責任”。


最高法院司法解釋

2012年10月,最高人民法院民二庭召開會議討論《關于適用實體合并規則審理關聯企業破產清算案件的若干規定(征求意見稿)》,該文件對關聯企業間法人人格出現高度混同的認定列舉了八種情形,主要體現在資產混同、債務混同、業務混同、管理混同、人員混同等方面。


最高法院會議紀要

2018年3月6日,最高院發布《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其中有8個條文從審查標準、適用程序、管轄權以及利害關系人權利救濟等方面作了一般性規定。


實質合并的關聯性,不等同于公司法的股權關聯關系,亦不等同于民事訴訟的合并審理關系。


四、實質合并重整的法律要件


前提要件

關聯企業整體符合資不抵債標準

決定性要件

法人人格高度混同;

出于欺詐目的而設立關聯企業;

輔助性要件

債權人收益;交叉擔保借貸

重整需要;對關聯企業同一體合理信賴

結果要件

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

前提條件


情形1:關聯企業均已具備重整原因

我國現行《破產法》第2條規定,受理破產案件的前提是“不能清償到期債務,并且資產不足以清償全部債務,或者明顯缺乏清償能力,或者有明顯喪失清償能力可能的”,即概括為“資不抵債”標準。如果關聯企業均已具備重整原因,則毫無爭議滿足適用合并重整規則的前提條件。


情形2:關聯企業僅部分成員具備重整原因

如果關聯企業中僅有部分成員具備重整原因,未具備重整原因的關聯企業成員雖然形式上不存在資不抵債的情形,并且企業亦可以維持經營,但如果各關聯方之間存在不合理的利益輸送、不正當交易等情況,尤其是控制公司利用控制權已極大地影響成員企業的經營,從保護全體債權人利益的角度出發,將未具備重整原因的關聯方納入到合并重整程序中有利于實現實質公平的價值追求,而并非要求實質合并重整的各關聯企業均需單獨具備重整條件。


決定性要件 — 可以獨立決定能否實質合并


資產混同

財產權屬很難區分,即財產所有權不明

債務混同

關聯企業之間通過共同對外交易,共同承擔責任、債務連帶擔保等方式,導致大量無基礎地對同一債務承擔責任

業務混同

關聯公司之間對外統一經營,常表現為原材料共用,合同統一簽訂,資金統一調撥,集團內部生產加工隨意調度等

管理混同

由控股企業統一決定全體關聯公司的經營事務,并且這種決定并非是以某一具體企業的獨立利益為出發點

人員混同

關聯企業內部人員在各關聯方中相互任職,部分關聯企業職工的人事關系在控股企業名下且由控股企業統一任命。

經營場所混同

關聯企業的實際辦公場所、經營地址距離較近,甚至存在部分關聯企業的經營地址相同的情形。


出于欺詐目的而設立關聯企業的具體認定——未來趨勢


聯合國《破產企業集團對待辦法》中指出:“如果法院確信企業集團成員從事欺詐圖謀或毫無正當商業目的的活動,則必須進行實質性合并。”這類欺詐的實例包括:債務人幾乎將其所有資產轉移至某個新設立的實體或其自身擁有的不同實體,目的是為了自己的利益而保全和保留這些資產;對其債權人進行阻撓、拖延和欺詐;設局假冒或龐氏騙局和此類其他欺詐計劃。”


聯合國《破產法立法指南》立法建議中將“法院確信企業集團成員從事欺詐圖謀或毫無正當商業目的的活動”作為單獨適用實體合并的理由。


最高院《關于適用實體合并規則審理關聯企業破產清算案件的若干規定(征求意見稿)》中就直接將出于欺詐目的而設立的關聯企業,即使不符合《破產法》第2條之規定,也是可以進行實體合并。


輔助性要件 — 無法獨立決定能否實質合并


image.png

結果要件


危害結果:未實質合并重整將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


關聯企業破產重整可能產生的后果包括關聯企業的行為己經造成了不良后果,而這些不良后果表現為控制公司和成員公司財產的不當增加或不當減少,致使各成員公司間債權人的受償比例嚴重失衡,無法保障各企業債權人的合法權益等。 


在此情況下,將各關聯企業作為獨立的主體, 各自進入破產重整程序,其導致的后果是一方面提高了重整成本, 損及所有債權人的整體利益, 另一方面亦在債權人之間造成實質不公。 


另外,需要特別指出:該結果要件要求“損害債權人利益”這一結果必須在窮盡“破產撤銷權”、“破產無效行為”等現有制度救濟后仍然無法避免。


五、典型案例及裁判要旨分析


案名

案號/來源

法院

裁判要點

1

西林鋼鐵等四十家企業合并重整案

(2018)黑07破1-1號

伊春中院

四十家企業存在密切的股權關系及高管人員的交叉任職情形;關聯企業采用集團化管理模式,集團內部實施人員、采購、銷售、價格審核、資金五統一管理,使得企業長期存在嚴重混同;各關聯企業內部交易復雜、資金流量明顯大于關聯交易量,資產嚴重混同,賬簿記載不清,區分各企業財產的成本過高;實質合并重整有利于重整工作的順利推進,提升重整的可能性和效率。

2

怡華系企業實質合并重整案

江蘇法院通報企業破產審判十大案例之二

常熟中院

債權人同時申請多個關聯企業破產重整,法院發現股東直接控制關聯企業,造成關聯企業成員之間法人人格高度混同,嚴重損害債權人利益,因此依法作出合并重整裁定。

3

縱橫集團“1+5”公司合并重整案

(2009)浙紹商破字第1、2、3、4、5、6號

紹興中院

六家公司實際由同一公司控制,各關聯公司人格高度混同,主要表現為:財務混同;高管人員內部機構和經營場所混同;經營決策受制于集團公司;資產混同;關聯公司資本顯著不足;關聯公司之間存在貸款擔保關系,因此法院裁定實施合并重整。

4

樂山沙灣國宏電冶有限公司等合并重整案

(2015)樂民破(預)字第6-1號

樂山中院

六家公司雖名義上為六個獨立的法人,但實際控制人相同,資金和工作人員統一由實際控制人調配且存在相互提供擔保,互負債權債務關系,鑒于六公司存在人員、管理、資金等混同情形,對申請人提出的公司進行合并破產重整的申請應予以準許。

5

江蘇中達新材料集團股份有限公司破產重整案

(2013)錫法商清預字第2號

無錫中院

中達企業集團包括一家母公司及有四家子公司,四家子公司旗下再延伸出二十余家子公司。無錫中院決定選擇程序內重整來帶動關聯企業的程序外重整,最終申達系關聯企業順利完成破產重整。

6

中江系企業合并重整案

(2012)浙杭商破字1-3號

杭州中院

當關聯公司的財產無法區分,喪失獨立人格時,就喪失了獨立承擔責任的基礎。中江系企業均為俞中江實際控制的關聯公司,其在公司運營、人事、財務尤其是資金等方面具有高度混同情形,導致關聯公司的各自財產無法明確區分、界限模糊,構成人格混同。因此法院認為在破產程序中應當視為一個法律主體,一并合并重整。

7

中漢集團合并重整案

(2013)杭富商破字1-1號

富陽法院

中漢集團與醫藥公司等十三家公司在實際經營中,因資產和業務混同、人員和機構混同、財務混同,致使公司法人人格不獨立,存在人格高度混同的情形,如對上述企業單獨進行破產處置,不能客觀真實地反映其資產負債情況,會直接影響資產清理工作的正常開展,故對該申請予以確認許可。


六、實質合并重整的實務問題


實質合并的啟動方式


序號

啟動模式

具體內容

相應案例

1

先分別破產

后合并審理

各成員企業均已符合破產條件,并同時或先后進入破產程序,然后經管理人或債權人申請,法院裁定將各成員企業適用實質合并程序審理。

上海特毅企業有限公司及關聯公司破產案

2

先一家破產

后合并審理

各成員企業都已出現破產事由,但控股企業先進入破產程序,在破產審理過程中,法院發現其余關聯企業應合并納入破產程序。在此情況下,經管理人申請,法院裁定其余關聯企業直接并入重整程序。

西林鋼鐵集團有限公司等四十家公司合并重整案


實質合并的司法管轄


在關聯企業實質合并破產案件中,通常涉及多家企業,且這些企業未必均在同一轄區注冊,由此引發了實質合并破產中的司法管轄權問題。


根據《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第35條:采用實質合并方式審理關聯企業破產案件的,應由關聯企業中的核心控制企業住所地人民法院管轄。核心控制企業不明確的,由關聯企業主要財產所在地人民法院管轄。多個法院之間對管轄權發生爭議的,應當報請共同的上級人民法院指定管轄。


實質合并的審計評估基準日


在“先一家破產,后合并審理”的模式下,審計評估基準日的確定問題具有較大爭議。例如,A公司于5月1日進入破產程序,B、C、E等關聯公司于6月1日被納入合并破產程序,在此情形下,審計評估是否統一以5月1日為基準日,或統一以6月1日為基準日,或是A公司以5月1日為基準日而B、C、E等關聯公司以6月1日為基準日?


根據《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第36條:人民法院裁定采用實質合并方式審理破產案件的,各關聯企業成員之間的債權債務歸于消滅,各成員的財產作為合并后統一的破產財產。因此,鑒于關聯企業之間互負債權債務進行抵銷的法定要求,審計評估的基準日必須為同一日,而不得分別以不同日期作為基準日。


同時,由于實質合并基準日不僅涉及審計評估事宜,亦涉及合并破產企業的共益債務支付事宜,為避免B、C、E等關聯公司在5月1日至6月1日期間的正常經營負債被認定為共益債務,因此通常認為合并破產企業應當統一以合并破產裁定日(6月1日)作為基準日。


實質合并的聽證程序


根據《全國法院破產審判工作會議紀要》第33條:人民法院收到實質合并申請后,應當及時通知相關利害關系人并組織聽證,聽證時間不計入審查時間。


聽證程序:管理人或債權人向法院提出合并破產申請→法院審查并決定召開聽證會→書面通知債務人及關聯企業、債權人代表、債務人及關聯企業職工代表、債務人及關聯企業的股東等主體→法院主持召開聽證會并做出裁定。


聽證會具體議程:(1)申請人陳述申請的事實和理由;(2)債務人及關聯企業的公司代表針對合并破產申請發表意見;(3)債務人及關聯企業的股東針對合并破產申請發表意見;(4)債務人及關聯企業的公司職工針對合并破產申請發表意見;(4)債務人及關聯企業的債權人針對合并破產申請發表意見;(5)合議庭對合并破產的相關情況進行調查;(6)申請人、債務人、職工、債權人等各方發表最后意見。


實質合并的出資人組表決


實質合并破產案件中,應由各關聯企業成員分別設立表決組?還是各關聯企業成員的全部出資人設立一個表決組?全部出資人設立一組的,如何安排各出資人的表決權?


如果法院裁定關聯公司實質合并的,實質合并已經造成了關聯公司以其全部資產承擔全部對外負債的法律后果,各公司的所有者權益被合并計算,故全部投資人合并為一個表決組更符合實質合并的內涵和本意。


鑒于關聯公司已經實質合并,可以將其視為一個整體,管理人在安排各關聯企業出資人的表決權份額時,應當將母公司對子公司的投資,追溯至母公司的股東,直到該股東不為合并的公司之一。

君合是兩大國際律師協作組織Lex MundiMultilaw中唯一的中國律師事務所成員,同時還與亞歐主要國家最優秀的一些律師事務所建立Best Friends協作伙伴關系。通過這些協作組織和伙伴,我們的優質服務得以延伸至幾乎世界每一個角落。
K歌乐韵APP
贵阳捉鸡什么叫做叫嘴 天才麻将少女真人剧场版 重庆快乐10分每天多少期 福彩深圳风采开奖公告 平特四连肖中10元是多少 棒球比分捷报 广西11选5近1000期 赛车大小走势 精选二尾中特 ncaa篮球比分 nba球探比分推荐 股票开盘走势 北京快中彩玩法介绍 浙江杭州哈灵麻将 内蒙古体彩泳坛夺金k线图 唐山港股票行情查询